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vxiaobin99的博客

博客不仅是网络日记,也是随心而记,随时想法的真实写照。这是一个真实的我

 
 
 

日志

 
 
关于我

爱好:户外运动、看书、独处静思。职业:编辑记者 简历:当过兵,上过军校,当过军官,当过业务员,跑过广告,当过小老板,爱过但没有恨过,。 心灵絮语:走过了一山又一山,就是没有遇见那片属于自己的水草地,还有白云下面的牛和羊,真的希望爱能伴着我走过以后的山山水水,风雨同舟、同甘共苦。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中国过去50年内每年消亡20个天然湖泊  

2014-02-11 12:1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过去50年内每年消亡20个天然湖泊 - rayto - Rayto fighting space

    人民网11月18日报道 滇池水危机、太湖水危机、巢湖水危机……作为生产生活的重要水源地,湖泊这一大自然赋予人类的“天然宝库”,在过去数十年间不堪重负,萎缩、污染严重。在过去的50年间,拥有近 3000个天然湖泊的中国已减少了约1000个内陆湖泊,平均每年有20个天然湖泊消亡;过去的40年间,全国湖泊富营养化面积激增了约60倍。

    水!水!水!日益严重的湖泊环境问题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湖泊生态不堪重负危机重重

    在11月2日到5日举行的13届世界湖泊大会议上,水利部部长陈雷坦承,在全球气候变化和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快速推进下,我国湖泊水面萎缩、水体干涸、水质恶化等问题依然十分突出,湖泊管理与保护正面临四大严峻挑战。

    陈雷说,目前我国湖泊萎缩退化形势严峻。在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作用下,一些湖泊出现了水位持续下降、集水面积和蓄水量不断减小的现象,有的湖泊甚至干涸。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全国大于10平方公里湖泊中,干涸面积4326平方公里,萎缩减少面积9570平方公里,减少蓄水量516亿立方米。

    据了解,素有“千湖之省”美誉的湖北省,现存湖泊面积为2438.6平方公里,只有上世纪50年代的34%。全省1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为217个,比上世纪50年代的522个减少了一大半。

    湖泊生态功能严重退化。一些地区对湖泊资源的不合理开发利用,破坏了湖泊生态系统平衡,导致湖泊生物多样性锐减,湖区植被衰退,湖周土地沙化,湿地严重萎缩,湖泊系统急剧退化,严重威胁着周边地区生态安全。

    湖泊水质恶化趋势尚未遏制,水体富营养化问题严重。一些湖泊出现水华暴发、水体缺氧等现象,不少湖泊水质已沦为五类或劣五类。在2007年调查统计的43个湖泊中,有27个湖泊处于富营养化状态,其中太湖、巢湖、滇池等12个湖泊处于重度富营养化状态。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副理事长、国际湖泊环境委员会委员金相灿介绍说,上世纪70年代,我国湖泊富营养化面积约为135平方公里,而随着近年来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目前富营养化面积已达约8700平方公里,40年间激增了约60倍。

    他说,过去湖泊富营养化主要以城市湖泊为主,面积都比较小。而2000年以后,太湖、巢湖、滇池等大型天然湖泊出现大面积水华,导致全国湖泊的富营养化面积急剧增加。目前发达地区的湖泊富营养化已经比较严重,大城市的中心湖泊及一些小湖泊已基本富营养化甚至重度富营养化。

    以位于我国经济发达地区的我国第三大淡水湖太湖为例,近20年来这里水体污染严重,上世纪80年代还是以二类水为主,到2000年以后水体已是五类至劣五类为主,水华占到总面积1/3。2007年5月太湖蓝藻积聚暴发,导致无锡地区自来水变臭,市民抢购饮用水。

    污染容易治污难

    面对日益迫近的水危机,近年来我国在治理一些“重症”湖泊上已投入巨资,地方政府也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治理辖区内湖泊,但由于我国湖泊水资源管理体制低效、忽视流域水污染的全过程控制、资金投入不够、缺乏公众参与等多方因素,湖泊治理依然收效甚微。

    王浩院士认为,目前我国湖泊水污染与富营养化问题还未从根本上解决,其主要原因是湖泊流域水资源管理体制低效,缺少系统化和高效的湖泊流域水资源管理设计。

    据介绍,目前我国湖泊水资源管理体制呈现横向与纵向分割问题。在横向部门之间,湖泊水资源归属于交通、水利、环保、市政和林业等多个部门分工管理,各部门管理职责有明显的交叉与重合。而在纵向的上下级之间,流域管理机构与行政区之间协调性较差,这种多部门、多级管理体制使得管理职责不明晰、部门协调困难,最终导致管理的低效。

     同时,专家认为,我国水资源管理还存在过程分割、忽视流域内水污染的全过程控制的问题。王浩说,传统的湖泊水资源管理主要是围绕着湖泊水体进行,即针对湖泊水体污染特征采用物理、化学和生物的措施使之恢复目标水质,将工程和技术措施作为水资源保护的主要手段,却忽视了污染物在流域内的产生与输送过程。”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副理事长、国际湖泊环境委员会委员金相灿说,湖泊治理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过去我们总是将治理局限于湖泊本身,设法降低湖泊中的总磷、总氮、化学需氧量等,却没有系统地考虑到整个流域的治理,导致近年来我国治理湖泊耗资巨大但效果却不很理想。

    资金匮乏也是湖泊治理中面临的一大难关。王浩认为,相对于我国经济发展速度,国家对湖泊水污染治理的资金投入还远远不够。水价及污染收费也处于较低水平,造成水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行不足,不能有效激励污染者进行可能的节水减污。“对于当前处于经济转型期的中国湖泊水污染治理而言,资金匮乏是导致水污染治理设施,如污水处理厂的污水收集与处理率低的主要限制性因素。”

    此外,公众环保意识的提高及政府与居民、农民与企业间的良好合作是湖泊水污染控制有效实施的必要条件。而我国由于缺乏公众参与,湖泊水污染控制通常比较被动。

    谈到湖泊治理,日本滋贺大学教授、国际湖泊环境委员会科学委员会主席中村正久表示,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因为湖泊污染与河流污染不同,水体入湖后停留时间较长,湖泊内部也时常发生化学与物理变化,食物链复杂,因此要想彻底净化湖水,往往需要很长的修复时间,有的甚至需上百年时间治理,这也是湖泊难治的重要原因。

    人人参与让湖泊休养生息

     总结多年的治湖经验,为还民“一湖清水”,我国政府提出“让不堪重负的江河湖海休养生息”的湖泊保护与防治方略,通过理念创新、技术创新与管理创新实现湖泊生态的修复与水质改善。一些业内专家也建议,逐步建立高效的流域管理体制,通过转变经济增长,全面实行流域环境综合治理,重建退化湖泊生态系统。

    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在会上表示,我国须在今后大力发展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严格环境准入,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从源头控制污染;全面防治污染,加大工业污染源治理力度,加快推进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积极开展农业面源污染防治,统筹水资源开发利用。

    “我们要把江河湖泊看成是有生命的东西,要赋予她人文关怀,让江河湖泊休养生息,是中国历史上安邦兴国成功经验的理性升华,是种种自然规律的重要体现,”周生贤说。

    一些专家认为,治湖的关键还在于破解“九龙治水”的体制顽疾,必须建立高效的流域体制与法制体系,制定专门法律管理湖泊水资源,并构建系统的制度平台与空间。而且一旦科学制定湖泊治理方案,就应长期坚持下去,不能因领导换届而改变。

    王浩说:“良好的体制环境对有效地集成湖泊流域管理非常必要。这要求在国家层面对不同管理部门的作用与职责进行清晰定义,以使各部门在法律上被认可并支持流域水资源保护与环境改善行动。我国的湖泊水资源保护与污染控制的体制仍期待进一步的变革。”

    同时,利用物理、化学及生物治污,产业结构调整、工程治理等一系列综合措施,既要大力改善湖泊本身的水体生态环境,也要注重绿色流域建设,加强全流域监管,截断污染源头。

    我国还应逐步建立起稳定、可靠的治湖资金体系。中央及地方政府应加大对社会水循环中基础设施的公共投入,构建新的融资机制,鼓励湖泊流域水污染控制方面私人资本进入,提高污水处理设施的运行效率。同时,应制定合理的水价与污水处理费,为社会水循环的基础设施建设融资,并对消费者的用水与污染排放进行制约。

     此外,要构建管理湖泊流域的公众参与体系。通过公共教育与宣传提高公众意识,使公众能充分参与湖泊水资源保护与水污染治理的政策制定及实施过程,并搭建湖泊管理现代化信息平台,方便政府管理部门和公众及时获得信息,形成全社会监督、管治湖泊合力。

——————其实这些报道都是一些空话,能否引起公众真正关注,能否真正能够提高公众意识。政府机构的大力宣传,学校教育等措施,到底有多少地方政府机构真正实施。我仅仅是一个学环境工程的学生,我的任务是尽自己所学,处理已经污染了的水资源;尽量在亲戚朋友周围宣传环保知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