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vxiaobin99的博客

博客不仅是网络日记,也是随心而记,随时想法的真实写照。这是一个真实的我

 
 
 

日志

 
 
关于我

爱好:户外运动、看书、独处静思。职业:编辑记者 简历:当过兵,上过军校,当过军官,当过业务员,跑过广告,当过小老板,爱过但没有恨过,。 心灵絮语:走过了一山又一山,就是没有遇见那片属于自己的水草地,还有白云下面的牛和羊,真的希望爱能伴着我走过以后的山山水水,风雨同舟、同甘共苦。

网易考拉推荐

褚时健:我不是神 不是什么事都能做成  

2014-11-25 08:3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褚老讲的是玉溪方言,他说,这12年,他们没有油,没有米的情况下开始了人生第二次创业,十年辛苦非比寻常,“没有亲历的人,无法想象其中的艰辛,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洒了我们的汗水。”


褚时健:我不是神 不是什么事都能做成

褚时健

马老讲完后就是剪彩,台上的每个人都笑容满面。剪彩完就是拍照,似乎每个来园子里的人都想和褚老合影,工作人员也提醒大家,合影可以,但不要碰到褚老,并且给上台的人预留了位置,合影大概又有十几分钟,褚老就摆摆手要回房休息了,路上再有人找他合影,他就沉默地婉拒了。

每年这会,《云南信息报》都要组织一批企业家去褚时健在玉溪新平县戛洒镇的橙园转一转,今年已是第四年。上周三(11月19日),正好碰上褚老建设一年多的褚橙庄园开张典礼,我就和信息报组织的其他昆明企业家一道,一天往返奔驰600多公里上了哀牢山。

虽然我吃了很多褚橙,对褚老早已是敬仰在心,但这次还是第一次见褚老。也可能是过去几年拜访他的人多了,今年已87岁的褚老在新开张的庄园里言语并不多,但在现场,他和81岁的妻子马静芬的言行,还是让我感受深刻——他们就像两个小孩子一样,精力充沛地对待着他们做的每一件事情,并且满怀欣喜。

废话不多说,小报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我那天的分享,就找我让我回忆下那天的经历,我想了想,还是给大家做个分享,也算是对农业投资情报的一个支持,当然,还有他那箱由新疆五合果业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正宗阿克苏红旗坡冰糖心苹果稿费。

上山

我们是周三上午从昆明直接开车出发去的玉溪,上午8点出发,中午12点左右就到了玉溪的哀牢山下,在附近的农家乐吃口饭,再往戛洒镇褚老橙子园所在的山上赶,虽然已经不是很远,但还是走了1个半小时,因为是蜿蜒曲折的山路,限速在40~60公里/时,大家车开得都比较慢。

想见褚老的人真是多,平时有所耳闻,但这次才真切地感受到,车还没到褚橙庄园,路已经走不通了,路边停的到处都是车,而且多是奔驰、宝马、保时捷[-0.97%]这类豪车,几乎云南本土比较好的企业家都去了,因为车太多,我们到的时候也已经下午了,车只有停到庄园1公里以外的路边,然后步行上山。

但我们步行的一路,已是褚老橙园的地界,此时正是橙子采收的季节,多云的天色下,在变幻的阳光照耀下还是非常漂亮。进到庄园约摸2点钟,里面来的人已经很多,虽然只有邀请函才可以进去,这次也只向外界发了200张邀请函,但去的人,目测就有四五百人。

褚橙庄园是个类四合院的建筑风格,看上去很简约,但面积也不算小,云南省和褚老加起来一共投资了一千多万元,中间还有一些企业的友情支持,而去年至今庄园的建设,一路都由马老亲力亲为,过程自然艰辛,因为我之前看过马老照片,所以认识,看到她在庄园里忙里忙外指挥工作人员做各种事情,趁着大家伙都还没认出她的时候,赶快凑上去合了个影,马老非常有主见也很健谈,她还不忘问我是谁,我说我是从昆明来的。

庄园开张的典礼还没开始,褚老也还在午睡,我们就先在褚老的园子里四处转转。褚老对庄园的管理非常有序。路上看到有工人在摘橙子,我们问能不能摘一个吃,工人说不可以,庄园里摘好的有,在这里摘要是被发现,老板会罚钱的,而一路上,也会碰上巡山的人,这也看出,橙园的管理还是非常有序的,我想也可能是褚老害怕游客多了随处采摘,会破坏树木的缘故。

见到褚老

大概2点半那会,褚老醒了,云南省、玉溪市的政府领导也去了很多人,褚老就先在一个屋子里和大家聊天,我们也就跟了过去。褚老看起来精神不错,坐在桌子前面,介绍了他的橙子一年卖的情况,庄园做了哪些事情等等,还有什么事情没解决等等。

褚老说,他园子里有些地方的灌溉还有点问题没解决,还需要水利局帮忙,当场云南省一个主管水利的领导立即表态马上解决。在房间里,大家都非常随和,褚老就坐在那里,灰色黑领羊毛衫和黑裤子,外加一双旅游鞋,双手按在腿上,一只手还叼根烟,认真地听大家说,大家就是随便聊天,想合影也可以到他旁边去。

虽然早已知道褚老并不喜欢人多,但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他还是非常有气度和风范的。快4点那会,庄园落成典礼仪式开始了,褚老先上台,由于腿脚不灵便,他只能坐在台上说,但他不忘告诉台下观众,非常不好意思他腿不好,只能坐着讲。

褚老讲的是玉溪方言,他说,这12年,他们没有油,没有米的情况下开始了人生第二次创业,十年辛苦非比寻常,“没有亲历的人,无法想象其中的艰辛,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洒了我们的汗水。”

褚老也说,启动庄园建设,是去年为相应省委省政府发展庄园经济号召才启动的,而庄园正式落成,是“褚橙”品牌发展迈出的重要一步。这也可以看出,褚老的确是个直接的人,今年7月,他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也说建这个庄园,并不是他非常情愿的,但现在建成了,虽然还这样说,但味道大不一样,他还是很高兴的。

褚老的发言非常简短,只有不到10分钟,下来就是新平县的副县长讲,然后马老上去讲。穿着旗袍的马老看上去喜气洋洋激动万分,精神气也比褚老好很多,讲话时间也较长,应该有15分钟。

马老忆往昔

马老说这个庄园是她一手打理才到今天,从施工到土建,再到规划和设计装修,中间数度计划开业都没有如期完成,说着说着她就有些哽咽。“在建设的这一年中,我想过不管了,直接交给老头子了,但这些都挺过来了,今天开业我很激动,我相信一句话,坚持坚持再坚持,今天的开业,证明了我的想法是对的。”

马老说,她穿着旗袍就像回到了8岁,那是她的第一次人生记忆,她第一次穿旗袍。她还感谢了施工单位,并让大家多转转、多提提意见,看看还有哪里做得不好。

马老讲完后就是剪彩,台上的每个人都透露出喜悦的神色。剪彩完就是拍照,似乎每个来园子里的人都想和褚老合影,工作人员也提醒大家,合影可以,但不要碰到褚老,并且给上台的人预留了位置,合影大概又有十几分钟,褚老就摆摆手要回房休息了,路上再有人找他合影,他就沉默地婉拒了。

虽然在庄园里有很多褚橙,但可以品尝不能买,后来反复协调下,才改为有邀请函的可以凭邀请函来买,一箱5公斤装的褚橙118元,一箱褚橙20多个,基本上每个价格在五六元,为了捧褚老的彩头,我的邀请函也上缴买了一箱。其实在昆明买褚橙并不容易,平时我买也是通过苏宁易购来买的。

整个过程到散场,也就三四十分钟,然后就是客人到庄园里吃饭,我们没有再去吃饭,因为这时候已经接近下午5点,天色已晚还要赶回昆明,于是就匆匆离开了,不过后来看那些去吃饭的朋友晒照片,大家对庄园里的饭菜评价还是很高的,这大概是褚老、马老认真做事的一贯风格使然。

回昆明的路上,我就在想,就算是现在的好多年轻人,也没有80耄耋之年的褚老做事的那股劲头了,这种精神真是难能可贵,想想褚老离开的背影,觉得平时还是少打扰他的好,褚老卖橙子的故事,已经给国人做了一个非常好的示范了,没必要非要再去见他一面,他真的很不容易,我们应该多体贴下他。

而现在褚橙庄园修成了,下来他可能会清闲一点,因为来访的客人,想参观橙园和住宿,问题都解决了,工作人员也可以帮他回避一下。顺便帮褚老、马老介绍下,褚橙庄园的房子有300多元~1000多元不等的价位,没事来这里住一晚上还是可以的,不一定非要见到他们本人,当然,进庄园还是要注意保护果树,垃圾不要乱丢。

补充资料:


褚时健,1928年生人,红塔集团原董事长,曾开全国烟厂营销先河,推动“红塔山”香烟风靡全国,红塔集团崛起的功勋级领袖,时称“中国烟草大王”。1998年因举报深陷牢狱之灾,1999年入刑,2002年保外就医,74岁与妻子马静芬承包哀牢山荒山种橙,2012年11月,通过电商,“褚橙”走向全国。

二次创业扬名“褚橙”后,褚时健并不算太开心,因为每天都有人登门拜访,对外界的一些营销也不是很满意,不过他仍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今年7月《成都商报》报导称,有一次柳传志说用自己的直升机搭他去北京,他也不去。而褚时健被拜访者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为什么他们的事情总是做不成”,“我往往都会告诉他们,你不要把我看成神。”褚时健说。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