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vxiaobin99的博客

博客不仅是网络日记,也是随心而记,随时想法的真实写照。这是一个真实的我

 
 
 

日志

 
 
关于我

爱好:户外运动、看书、独处静思。职业:编辑记者 简历:当过兵,上过军校,当过军官,当过业务员,跑过广告,当过小老板,爱过但没有恨过,。 心灵絮语:走过了一山又一山,就是没有遇见那片属于自己的水草地,还有白云下面的牛和羊,真的希望爱能伴着我走过以后的山山水水,风雨同舟、同甘共苦。

网易考拉推荐

卓南生:安倍参拜“军神”与修宪“千秋大业”  

2014-01-10 15:2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相安倍晋三悍然参拜靖国神社!”

尽管国际舆论界为之哗然,但认真分析,这不是一则突如其来的新闻,因为安倍对此早就发出明确的预告。他不只一次地对七年前第一次安倍内阁期间未能参拜(因任期太短)感到“痛恨之极”,并反复坦言当年“不说去,也不说不去(参拜)”纯粹是在耍弄“模糊战术”,就早已清楚表明他的参拜是志在必行,他在任何时刻参拜都不令人感到惊奇。

从这个角度来看,安倍选择在他第二次内阁成立一周年当天完成“宿愿”,也再次印证了安倍并不像某些一厢情愿或想当然的论者所说的“两面派”。所谓“右翼讨好”论、“选民迎合”论、“支持率重视”论、“美国态度举足轻重”论……也许对于每个日本保守政客都有其适用的部分。但对于曾有“弃甲而逃”纪录,全靠其外祖父、有“昭和妖怪”之称的岸信介之光环及其家臣抬轿才得以重登首相宝座的安倍来说,还有几条比上述俗论更为重要的铁的规则。

其一是,完成历届日本内阁力图修宪或为修宪铺平道路,但无法全面执行并到位的“战后政治总决算”(前首相中曾根康弘语)。借用安倍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履行其首届内阁未完成的重大使命,即“告别战后体制”。这其实也是他重掌政权唯一得以“合理解释”的名目和借口。

其二是,为早日得以行使“集体自卫权”和完成修宪的“千秋大业”,就得比任何其他政客更为热衷于美化战争和诱导民众对战前“为国捐躯”的“军神”之敬仰,就得快马加鞭地窜改教科书,就得早日参拜靖国神社。安倍就曾坦言,如果他的“积极和平主义”言行就是“右翼”的话,他并不忌讳被称为“右翼”。

由此可见,将安倍的言行矮化为“讨好右翼”,显然是忘记了战后日本右翼最大的精神支柱和大本营,就是安倍最景仰的外祖父,也是甲级战犯岸信介和有“平成妖怪”之称的鹰派首相中曾根及围绕在其周边的势力。

至于将安倍的参拜解读为“迎合选民”或“重视支持率”,并把视线聚焦于安倍参拜后支持率之升降与得失,那是日本某些主流媒体本末倒置或者舍本逐末,刻意转移视线的思维方式和拿手把戏。

因为,对于安倍之流的“参拜推进派”来说,支持率高低并不是决定他们是否参拜最重要的考虑因素(尽管谋士们在参拜时间的选择上还得做好功课)。恰恰相反,怎样分化日本国内的反战势力,如何引导反战民众当中的“恐战”与“厌战”者从反对他们的言行,到逐步接纳乃至支持他们美化“军神”与修宪的言行,才是他们真正的关心所在。

君不见声势澎湃的日本反战力量从盛而衰,修宪问题从议之不得的禁区,到得以大张旗鼓,公然摆在落实的日程表上?君又不见祭拜“军神”者在“日本媒体群起而攻之”“为之哗然”之后,丝毫并不动摇其强有力的统治根基,而是朝着保守政客既定的修宪道路迈进的事实?

这一切,无不与日本保守派政客长期以来主张通过不懈地冲击战后的敏感问题,致使敏感问题不成为敏感问题的总体战略及其效果有密切的关系。

中曾根的“大战略”与“大智慧”

了解了安倍不顾一切后果,悍然参拜“军神”的背景及其背后军师们的战略,人们对于安倍参拜后日本国内的“一片批判声”,就不能简单地将之定位为“安倍四面楚歌”,或归因于“安倍打错了算盘”。因为,这一切早已在其“冲击敏感问题代价”的考量当中。

1985年,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在8月15日“终战纪念日”,率领18名阁僚参拜靖国神社,开了日本首相公式参拜的先河,惊动了日本国内外的舆论界。此举当时被视为是“敲响了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的警钟”。

为“大局”着想,老谋深算的中曾根决定第二年停止参拜,但原本触之不得、美化“军神”的禁忌,包括公然将战犯称为“为国捐躯”的“殉难者”等歪理都已被“堂堂正正”地提倡。与此同时,将日本侵略亚洲这一不容争辩的史实说成是“战胜国对战败国”强加的史观,将和平宪法视为战后的“万恶之源”等歪论也极力提倡于斯时。足见由于中曾根只参拜一次,就称之为有其“开明”之处,是何等糊涂与不符合事实。正如中曾根本人近年来反复强调一般,“保守的真髓就是修改宪法”。显然,参拜靖国神社,激发日本狭隘的爱国主义,是与他所提倡的“战后政治总决算”路线相辅相成,配套出笼的。


与具有“大战略”思维的“昭和妖怪”中曾根相比,自2001年至2006年六年六拜“军神”的时任日相小泉纯一郎,就显得徒有唐吉诃德式的“蛮勇”,而欠缺“大智慧”。中曾根就曾如此训导小泉:“参拜一次就够了。能干的首相不是自己去参拜,而是如何营造天皇得以参拜的氛围”(大意)。因此,当小泉东碰西撞、闹得天翻地覆,影响日本的外交与经济的正常运行时,将修宪摆为当务之急的中曾根及其最佳搭档《读卖新闻》总裁兼主笔渡边恒雄便出面喊停。中曾根与渡边的喊停,与爱好和平人士之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完全是两码事。两佬当然不是什么“和平老人”!

尽管如此,被讥为“无定见右翼”与有“迷你中曾根”之称的小泉,总算完成了他为“军神”招魂、多次冲撞敏感地带,进而动摇战后和平宪法根基的阶段性任务。

从“稚气未除”到张牙舞爪

现在轮到另外一名唐吉诃德型首相的安倍出场表演了。

与七年前被视为“稚气未除”,只懂得拉帮结派、组“朋友内阁”的安倍小鹰时代相比较,这回痛定思痛,重作冯妇的安倍之鹰派色彩更为鲜明。这样鲜明的色彩首先是体现在他重用与落实为他抬轿的众多家臣与幕僚的献策上。特别是在大胆推行被视为“短期有效、长期后果堪虑”的所谓“安倍经济学”顺利起步及去年参议院大选告捷之后,安倍更有恃无恐地加紧推行其“告别战后体制”的工作。

在对内方面,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通过被视为以保护“国家机密”为由,严重侵犯言论自由的《特定秘密保护法》。1985年,在同年公式参拜靖国神社的时任首相中曾根也曾向国会提出《防止间谍法案》,但由于民众对战前恐怖的《治安警察法》记忆犹新,加之当时的日本还未进入“总保守化”的时代,日本社会还能发出相对强大的不同声音,这项法案遂告胎死腹中。这是已届90高龄的中曾根迄今仍然耿耿于怀的一件事。

与此同时,正如中曾根紧抓教育,冀图灌输战前“修身养性”的精神一般,由教育部下属的“有关充实道德教育的恳谈会”(会长为庆应大学学事顾问鸟居泰彦)已拟好报告书,建议提升与加强中小学的“道德教育”。

在安保方面,安倍的当务之急是以加强“日美同盟”为名,力图突破现行宪法对“集体自卫权”的限制。安倍重用与他同鼻子出气的外务省官僚,取代在传统上对宪法解释较为严谨与慎重的官员担任内阁法制局长,是一个例子。由国际大学校长北冈伸一牵头的首相私人咨询机构“有关重建安全保障的法律基础”,扬言将于今年春天提出报告书,以便日美两国及时修订其“防卫协力指针”,是另一个例子。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安倍的参拜靖国神社,是与其对内加紧灌输战前式的教育、加强言论的管制,对外做好突破宪法对军事限制的准备工作,以期早日修宪,“告别战后体制”的总体战略密不可分的。

作者为新加坡旅华学者、北京大学

客座教授、日本龙谷大学名誉教授

对于安倍之流的“参拜推进派”来说,支持率高低并不是决定他们是否参拜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怎样分化日本国内的反战势力,如何引导反战民众当中的“恐战”与“厌战”者从反对他们的言行,到逐步接纳乃至支持他们美化“军神”与修宪的言行,才是他们真正的关心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